主页 > 风暴改变 >People:睡眠研究中心创办人 让打工仔高枕无忧 >

People:睡眠研究中心创办人 让打工仔高枕无忧

People:睡眠研究中心创办人  让打工仔高枕无忧 自小与「睡魔」角力的Jun Rivers,于港岛闹市营运睡眠胶囊,最近更设立睡眠研究中心,钻研安睡法则。(黄志东摄)People:睡眠研究中心创办人  让打工仔高枕无忧

世道如此,能安然入睡、发个美梦,对不少人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。在这个10%人口失眠、平均每人每天只睡6.5小时的城市,有人却豪言:「我们希望提供『极优质』睡眠,做全世界最好瞓的牀。」说这句话的廖醇祖(Jun Rivers)自小与睡魔角力,现在于港岛闹市营运睡眠胶囊,最近更设立睡眠研究中心,钻研安睡法则,但求人人高枕无忧。

Jun掏出两张卡片自我介绍,一张黑白色的,写着自创洋名Jun Rivers、X for experience的CXO(首席体验官),以及联合创办的初创企业Sleeep。另一张云石灰色卡片亦走简约风,直排列出他的中文名廖醇祖,和他小时候的洋名Joe。他拿起纸笔示範:「『廖』其实可拆为六、月、川三字,合起来就是Jun Rivers。」他将名字拆开、组合又重组,拼拼凑凑的身分,十足他拼图般的背景:修读媒体艺术和建筑学,从事过软件设计,爱画illustration,玩装置艺术……瓣数可真不少。

以上的背景,造就他和拍档联合创办的初创企业Sleeep。刚刚落成的睡眠文化科技研究中心「眠社」,既有睡眠胶囊,又是一个睡眠实验室,更有共享空间和身心灵活动中心,是继其首间胶囊酒店「眠舍」去年在上环开业后,Sleeep的三合一大搞作。走进这座由战前唐楼改建的3层建筑,梯间保留了半烂的墙壁,墙壁全黑,光线昏暗。十来个药丸形胶囊并列,揭开磁贴黑幕,裏面布满智慧功能,扬一扬手便能调校风量、光暗、音效,小小假天花上渗有橙光,甚有未来感。沿楼梯走上去,还有简约有型的多功能用途室、智能淋浴间,和开扬的共享工作间。

眠社亦是一个应用先进睡眠技术设备,监测和分析睡眠的地方。加入眠社生活实验室研究计划的社友,其睡眠数据会被记录,用来研发睡眠科技,或能造福不爱睡的香港人。不少港人也将睡眠排在较后次序,Jun在美国读建筑硕士时也是一样,功课多压力大,他曾有同房过劳死,自己亦试过「命悬一线」:「当时会两三天不眠不休做汇报,以为自己好捱得。有次汇报完走出房就跪在地上、趴喺度几分钟。」事后他觉得惭愧:「建筑师、设计师理应改善别人生活,但当自己价值观这幺本末倒置时,有什幺资格这样说?」

科学监测分析钻研安睡法则

Jun其实知道优质睡眠对生活极为重要,因为他总是和别人睡得不一样:「小学到硕士,每间学校都有老师在课堂上把我揪出来,问我为何睡觉。」他是ADHD患者,又有渴睡倾向,要睡足8小时才够,常常随处睡着而懵然不知。「睡魔」缠绕,驱使他在学时找上哈佛医学院教授门前,问他如何设计出「最好瞓」的地方。教授拿出一叠帮美国步兵改善睡眠质素的报告,Jun自此知道,依靠科学,可以令人睡得更好。

于是他开始留意睡眠科学,临毕业前,参加应对未来社会都市化问题的比赛,更选择针对睡眠问题,提议把睡眠胶囊分布在高密度城市:「人口增长,地价高了,住得远了,工作竞争愈来愈大,工时长了,牺牲的就是睡眠时间。」我们无法叫醒装睡的人,倒是可以让醒着的人去睡去休息。有来自纽约的客人讚这儿的牀褥,比家中几千美元的还正;有德国人说像睡棺材,但很舒服,笑言「原来死亡都不是那幺可怕」。Jun则认为这衍生的可能是一种新的睡眠模式、新的生活方式:「常说wellness的3个支柱是fitness、diet和睡眠。10多年前开始有做gym潮流,几年前开始吃有机食物,睡眠则是刚起步的一环。你可以瞓晏觉,或工作到很夜,在市中心过一晚夜。睡觉,不一定在家中。」

文:宋霖铃编辑/梁小玲美术/谢伟豪

电邮/lifestyle@mingpao.com

查询:sleeep.io

上一篇: 下一篇: